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档案文化 - 中国共产党在徐州
Archives Culture
中国共产党在徐州

胡宏同志在徐州


发布时间:
2014-06-06 浏览(2934 字体:[ ]


胡宏同志在徐州

胡宏(1918.12-2007.2),原名胡正禄,重庆璧山依凤人。1938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长期在江苏地区工作,曾任中共苏北涟水县二区区委书记、中共苏北淮阴县张集区委书记、苏浙区广南县人民政府县长、中共苏浙区宜潭县委副书记、中共苏南区江宁县委书记、中共苏南区镇江地委宣传部部长、苏南行署卫生处处长、中共江苏省徐州地委书记、中共江苏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中共江苏省委工业部部长、中共江苏省扬州地委第一书记、中共江苏省盐城地委副书记、盐城地区革委会副主任、中共徐州地委书记、徐州地区革委会主任、中共江苏省委常委、中共江苏省委书记(当时设有第一书记)、中共江苏省委常务书记(当时设有第一书记)、江苏省革委会副主任,后任中共福建省委常务书记(当时设有第一书记)、中共福建省委书记(当时设有第一书记)、福建省人大常委会主任、中共福建省顾问委员会主任。
胡宏同志两次任徐州地委书记,我有幸两次都在他身边工作,对他的思想、工作、人品、作风,耳濡目染,感受很深,对我一生的发展,大有裨益。

(一)

胡宏同志第一次任徐州地委书记是1953年3月至1958年3月。江苏恢复省建制后,把原由山东省滕县地委管辖的丰县、沛县、华山县、铜北县,临沂地委管辖的邳县、东海县、赣榆县、新海连市,安徽省宿县地委管辖的肖县、砀山县,归还江苏省,加上淮阴地委管辖的新沂县、邳睢县、睢宁县,于1953年1月1日正式建立徐州地委、徐州专署。后来撤销了华山县、邳睢县,恢复了铜山县,地委共辖丰县、沛县、肖县、砀山县、铜山县、睢宁县、邳县、新沂县、东海县、赣榆县10个县,代管新海连市。地委、专署的领导人员和工作人员也来自四面八方。胡宏同志任地委书记,滕县地委来的李忠同志、常州地委来的夏岩同志任地委副书记,王元昌同志任地委常委、专员,陶逸飞同志任地委委员、副专员,柴荣生同志任地委常委、军分区司令员。部委办局的领导成员和工作人员,以撤销的常州地委为班底,再从所属县市抽调。因为是新建单位,办公环境和条件非常差。地委临时挤在铁路东一个小鞋厂的地方办公,房子又小又少。专署在王大路原苏北饭店旧址办公。宿舍条件就更差。车辆也只有一部美式旧吉普车。胡宏同志就是在这样的背景和条件下就任徐州地委书记的,工作的艰巨性和复杂性可想而知。
我是华山县撤销后于1953年3月调入专署秘书室工作的,当年九月,地委办公室与专署秘书室合并,我即在胡宏同志身边工作。开始与胡宏同志接触还有些拘束,因为我是青年党员,兼地专机关团支部书记,胡宏同志的爱人闵华生同志是团支部宣传委员,我们团支部当时是很活跃的,经常组织报告会、演讲会、文艺晚会、爬山、野游等活动,也请胡宏同志给我们上党课,观看我们的文艺演出,接触多了,也就比较自然。当时我有一个很深的感觉,胡宏同志作为地委书记能参加我们团支部的活动,固然有闵华生同志的因素,更重要的是他没有官架子,平易近人,支持青年团的活动,使人感到和霭可亲。
地委、专署工作正常运转后,陆子敏同志任地委秘书长,赵庆升同志任地委办公室主任,赵后君、孙希明同志任秘书科正副科长,朱莘生、顾愉、陆士清同志和我做秘书工作,人员不多,配合协调,工作效率较高,胡宏同志是比较满意的。那时地委的工作,主要是宣传贯彻党在过渡时期的总路线,在农村进行发展生产、开展互助合作运动和粮食统购统销,工作主要在下边,地委办公室主要协助地委了解情况,执行政策,上报下达,起枢纽作用。了解情况的手段,主要靠电话联系,各县每周向地委办公室电话汇报两次,每次汇报的内容都认真记录下来,胡宏同志和地委其他领导同志集体听汇报,根据汇报的情况和问题,胡宏同志都明确提出要各地注意的问题和要学习的经验,我们再从电话上传下去,这样地委能基本上控制住全区的情况,有的放矢地指导工作。胡宏同志还善于抓点带面,他自己或派工作组经常到点上了解情况,总结经验,或者请点上的同志来地委具体汇报,然后再跟下去,总结好的经验,或上报,或下达。现在回忆起来,地委和胡宏同志在当时的条件下,采取这样的领导方法和工作方法还是比较好的,发现问题及时,传播经验也快。对我们秘书人员来说,既要记录,又要整理,既要上报,又要下达,虽然辛苦些,但锻炼了自己的分析能力和写作水平。这也是一项基本功的锻炼,对个人的发展很有好处。
胡宏同志的求实精神,敢于负责的精神,令人钦佩。由于粮食统购统销和农业互助合作运动是新事物,工作经验不足,曾出现过两个严重问题:一是统购统销中严重强迫命令。当时匡算余粮是种多少地,每亩能产多少粮,消费多少,还余多少,这样测算出的数字与实际数字相差较远,购了过头粮。老百姓拿不出来,就硬逼。我曾把全区强迫命令的情况归纳为十种形式,触目惊心。胡宏同志看后要各县坚决制止。有的群众受不了这种折磨,向省委写人民来信,省委派监察厅副厅长丁平同志带工作组来检查纠正。胡宏同志面对这一情况,首先地委承担责任,没有过多地批评基层干部,而是要求省委核减征购任务。同时加强对基层干部的法制教育,努力提高他们的素质和工作水平,把统购统销纳入健康发展的轨道。二是在互助合作运动中管理混乱,窝工现象严重。当时流传着一个顺口溜:“早上工,晚上工,稀稀拉拉九点钟,一坐一大片,一坐一个坑”。出工不出力,严重挫伤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胡宏同志剖析了这种窝工现象,认为集体经济不加强管理就必然会出现这种情况。他从抓定额管理入手,加强对合作社的管理。他多次到铜山大庙点上调查研究,并召集有经验的劳动模范座谈,一项一项的搞定额管理,样样农活有人管,项项农活有定额。例如:锄一亩地,定多少工,干一项活,能得多少工分。并把定额管理搞成一个小册子,发到合作社贯彻执行。这项工作胡宏同志抓得很细,花的精力很大,比较有效地克服了窝工浪费的现象。
胡宏同志是四川人,大学生,讲普通话带有浓重的四川韵味。他气质好,很有风度。平时坐在会议室里,看文件、阅报刊,不时的站起来,迈着慢慢的步子来回走动,思考问题,不多言语,虽然只有三十几岁,显得非常稳重老练。他讲话言简意赅,朴实无华,给人以亲切感。地委每次召开县委书记会议,他在听汇报时,不断地在笔记本上记记,最后作会议总结时,从不要秘书写稿,按他的思路讲下来,就是一篇好文章。这一点大家都非常佩服。胡宏同志对上报下达的文字要求很严格,特别对上的报告,哪怕是简报之类,他都严格把关,强调要观点鲜明,思路清楚,材料准确,语言生动。记得统购统销的总结报告,是朱莘生同志起草的,他和潘林儒同志多次主持修改,最后报上去,《江苏工作》予以转载。他带到党的全国代表会议上的发言材料:“粮食是非越辩越明”,也受到好评。
胡宏同志待人宽厚,从不乱批评人。对我们办公室的同志办错了事,总是谆谆善诱,启发自己认识,与那些动辄训人的领导相比,他象一位慈祥的长者,诲人不倦的良师。胡宏同志作为地委“一班人”的班长,能够坚持民主集中制,注意维护党的团结。地委领导成员之间也能坚持原则,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高饶”事件之后,中央号召要象维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维护党的团结。地委根据党的七届四中全会的决议,检查了加强党的团结问题。胡宏同志与地委领导成员之间,坦诚相见,开诚布公,对存在的不同意见与不利于团结的因素,在各自多作自我批评的基础上,制订了防范措施,并如实上报省委。
在社会主义改造和建设的高潮中,胡宏同志昂立潮头,带领全区人民,随着时代的潮流而前进。毛主席发表了“论农业合作化的报告”,批判了“小脚女人”后,全国迅速掀起了农业合作化运动的高潮,很快实现了由初级社到高级社的转变。地委派我和龚才青同志到沛县敬安镇调查了解农业合作化的情况,下边热火朝天,干劲很大,正在酝酿并大社,办大社。时隔两天,我们回徐时,街上敲锣打鼓,彩旗飘飘,鞭炮声声,到处报喜。城乡三大改造运动的发展真是风起云涌,迅雷不及掩耳。胡宏同志看到这个形势,既高兴又担心。他清醒地指出:在这样快的形势下完成的三大改造,带来的矛盾很多,留下的后遗症也很多,这就需要我们加强工作,适时做好思想教育,进一步建立健全组织,完善各项制度,处理好遗留问题,使之健康发展。
1956年至1958年,毛主席的专列三次路过徐州,每次都请地、市委的负责同志上车向毛主席汇报工作,胡宏同志被接见了两次。第一次是1956年7月的一天晚上,胡宏同志和地委副书记、专员梁如仁同志去汇报,毛主席和他们一一握手,并询问他们的姓名、年龄,是哪里人。第二次是1957年春天的一个早上,胡宏同志和徐州市委书记陶有亮同志、市委副书记、市长张洪范同志去汇报,毛主席留他们吃了早饭。当1958年8月8日梁如仁、张洪范等同志上专列向毛主席汇报时,毛主席就问:你们那位四川人的地委书记哪?梁答调省委工作了,毛主席点点头。可见胡宏同志给毛主席留下较深的印象。
徐州地处沂、沭、泗下游,是有名的洪水走廊,自然灾害频繁。1957年夏季全区遭受了罕见的大洪水,微山湖洪水猛涨,淹了沛县县城,文书档案都泡在水里。胡宏同志坐空军的飞机察看灾情,湖西地区一片汪洋,邳县、新沂、睢宁地区也很严重,邳苍分洪道分洪,中运河、骆马湖超过警戒水位,黄墩湖已滞洪,平地已能行船,庄稼都没在水里。胡宏同志派地委副书记潘林儒同志连夜赶赴宿迁县皂河闸,与省有关负责同志商讨抗洪排洪问题,我也随潘副书记前往。待我们乘船回邳县时,运河的水已到边到涯,船一开动,波浪冲到岸边,就有决堤的危险。我们在运河中行船,就不断遭到岸上鸣枪警告,情况万分紧急。这是我有生以来见到的第一次大洪水,亲身体验到水火无情呀!由于地委和胡宏同志指挥得当,措施得力,使这次灾害减到最低程度。
就在这年第四季度,中共江苏省委召开党代表大会,会前召开了省委扩大会议,扩大到乡党委书记以上干部。胡宏同志、潘林儒同志和秘书长汤海南等同志参加,朱莘生、邵德仲同志和我为工作人员,徐州代表团住在南京太平路安乐酒家。这次会议前后开了45天,先是大鸣大放,给省委提意见,然后根据提出的论点,通过大字报、民主讲坛、小会座谈等形式,进行辩论、批驳,达到提高认识,统一思想。这次会上第一张大字报,是徐州代表团王恒山同志(时任睢宁县委书记)写的,批评省委不关心苏北的交通问题,要求修建徐淮公路。在胡宏同志的同意下,这张大字报我作了报道,登在会刊的头版头条上,为大鸣大放带了头。很短时间,整个安乐酒家就贴满了各式各样的大字报,还有漫画、对联等。记得有这样一幅漫画,讽刺省水利厅长治水无方,使邳县遭灾。画面上是一条扁担,担着两个大圆圈,上边是微山湖,湖口大开,水顺流而下;下面是骆马湖,湖口紧闭,使中运河的水漫溢,淹了邳县。并写一幅对联:大禹治水,引水入海;×××治水,引水入邳。这幅漫画受到批判。徐州代表团组织的民主讲坛更为活跃,上去发言的人,思想完全敞开了,无所顾忌。新沂县有一位农工部副部长发言时,批评县、乡党委工作不深入,不从实际出发,照传照转,像个“乡邮站”、“传话筒”,老百姓不满意。他越说越激动,竟然骂起来,引得哄堂大笑,他的发言也受到了批判。
这45天真是急风暴雨的45天,惊心动魄的45天。省委要求每个代表团一天一个简报,500字,当晚12时前交卷。徐州代表团的每期简报反映什么,批判什么,胡宏同志都亲自把关。开始朱莘生同志和我轮流写,一人一天。后来我搞报道,莘生同志一人写。我们的简报、报道,由于胡宏同志的指导,质量还是不错的,争了好几个头条。省委决心很大,把所有大字报都铅印成册,分发各代表团交流。这次大鸣大放、大辩论,实际是江苏党内开展反右派斗争的序幕。徐州代表团由于胡宏同志掌握稳妥,很少误伤人。在这次党代表大会上,胡宏同志继续当选为省委委员。
这次会后,胡宏同志带领全区干部以猛虎下山之势,投入到以水利、绿化、积肥、改土为内容的冬季大生产运动中去。我也与爱人一道,响应党的号召,报名下乡当新农民,开始了另一种生活。

(二)

胡宏同志第二次任徐州地委书记是1974年2月到1975年9月。徐州地区也是“文革”的重灾区,这时部队同志尚未撤出,一些帮派分子闹得很凶,地专机关和各县根本无法正常办公。胡宏同志再次来徐州地委任职,时间虽然很短,但是受命于危难之时,肩上的担子是很重的。他不负众望,通过艰苦细致的工作,正确的执行政策,正确的对待干部和群众,较快的稳定了局势。
胡宏同志来后第一个高明之举,就是对他熟悉的一些老干部,排除干扰,大胆启用。部队干部只留少数过渡一下,大部撤出去。担任各县县委书记、副书记和地专机关部委办局头头的,大都是他比较了解的老部下,相识相知,同心同德,互相支持,步调一致,这对稳定局势起了关键的作用。如丰县县委书记尹世彬、副书记鲁少时,沛县县委书记张众华、副书记徐振东,铜山县委书记吴伟峻、副书记高茂森,邳县县委书记李川、副书记李清溪,睢宁县委书记马德明、副书记沙玉芹,新沂县委书记肖九成、副书记鲍有成,东海县委书记李华、副书记姜其温,赣榆县委书记吴学志、副书记郑兴立,这些同志大都是他来后调整任职的。尽管当时的局势很不稳定,工作的难度很大,由于胡宏同志德高望重,说话有份量,大家总是千方百计,克服困难,努力做好工作。对地专机关科一级的干部,他来后也都及时明确和调整了职务,一次就公布29位。其中我被任命为地委办公室秘书科科长。同时,对文革中受审查、受迫害的干部,也都相继落实政策,平反昭雪。胡宏同志的这些动作,徐州人乐于称道。
胡宏同志来徐时,两派头头对立严重,不断闹事。他对两派群众实行正确的政策,不亲不疏,一视同仁。坚持耐心教育,坚持搞大联合,反对分裂。处理任何事情都坚持党性原则,走群众路线,不偏不倚。处理的结果,两派都满意,两派又都不满意。如果只有一派满意,另一派不满意,就不利于大联合、大团结,就影响稳定。现在看来,在派性未消除的情况下,那时两派都有意见,都不满意的事,正说明处理对了。这一招胡宏同志也是很高明的,显示了他的领导艺术和政策水平。
对派性严重的派头头和有某些错误的领导干部,为了使他们消除派性,提高认识,改正错误,以利工作,省委决定在南京卫岗举办徐海学习班。徐州地区带队的是地委副书记关耀庭同志,我也调去做秘书工作,与杜积昌同志一道搞学习简报。胡宏同志对这次学习班很关注。我们写的每期简报寄回地委后,他不仅自己看,而且组织地委有关同志传阅,有时还在部局干部会议上宣读,使大家及时了解学习班的情况,互相影响,促进团结,推动工作。通过两个月的学习,各自进行自我总结,大多数人比较有效地克服了派性,提高了认识,为后来不犯或少犯错误打下了良好的思想基础。有的人在检查时深情的说,由于派性膨胀,犯了不少错误,是党,是省、地委挽救了我们。有位负责同志也说,由于派性作怪,圈子越划越小,脱离了广大群众,犯了一些错误,教训是沉痛的。
胡宏同志坚持发扬作风踏实、工作细致的优良传统,经常深入到各县解决疑难和重大问题。我也常跟他下去,目睹调查研究、解决问题的一些过程。他善于倾听各方面的意见,总是让人把话说完,从不打断别人的发言。他根据大家的发言,加以综合分析,再提出自己的观点,从不先入为主。看来一些比较复杂难处理的问题,在他手下,经过认真的思考、分析,放在微观、宏观上加以比较,很快就能理出个清晰的眉目,找出比较妥善的解决办法,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像解决丰县突击提干问题,截流国库资金盖大礼堂问题都是如此。这一点,地、县委的同志都异口同声的称赞。
1975年8月,地委召开三级干部会议,总结讲话稿是我起草的。胡宏同志告诉我,稿子我改好了,明天会议可以总结了。谁知河南省驻马店发生水库倒塌事件,损失极为严重。接受这个教训,地委决定三干会不作总结,立即结束,让大家连夜回去抓防洪工作。胡宏同志当夜就赶赴东海石梁河、赣榆小塔山两个大型水库,检查落实防洪措施,确保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表现了对人民高度负责的精神。
由于胡宏同志非常关心身边工作人员,和大家相处十分融洽,同志们也都悉心为他服务。县里的同志很羡慕,形容我们的关系“如漆似胶”。

(三)

回顾在胡宏同志身边工作的日子,和他调省工作后的一些接触,我总觉得他对我的关怀、爱护是一以贯之的,我们之间有一种不寻常的感情。
我的文化程度较低,初中二年级肄业,在地委办公室做秘书工作,有些吃力,与其他同志相比,深感学浅才疏,相形见绌。为了能适应工作,我总是“笨鸟先飞”,用比别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工作和学习,胡宏同志对我的工作鼓励多,很少批评。记得有一次胡宏同志对我整理的“情况综合”,多次重复反映高梁、玉米黑穗病问题,有点不满意。他说,嵩山呀!不要老是反映黑穗病了。虽然口气很温和,却击中了我的要害,说明写作的质量不高,没有新的内容,我内心感到一种压力,促使我更加发奋图强,努力提高写作水平。
我携家带眷下乡当新农民,胡宏同志鼓励我好自为之。我出席省下放干部代表会议,路经地委看望胡宏同志时,他说,你干的不错,红光满面,精神很好嘛。1958年8月,省委组织全省生产大检查,胡宏同志担任省委检查团徐州分团团长,驱车100多公里,在徐州地委第一书记刘锡庚、丰县县委第一书记孔宪质等同志陪同下,也到我下放的地方——丰县李寨乡包楼村看望我们全家。他们到来时,我正在棉花试验田内追施肥料,只穿一个短裤,满身是泥,看我这个样子都笑了。他们到我家时,我的大儿子光着腚正在地上玩耍,我的爱人齐志焕,穿着一身便装,正抱着不满百天的二儿子喂奶,与农村妇女一模一样,他们都夸奖“你们真的变了”。乡村干部也都围拢过来,满院子是人。我们这个村虽然过去也有点名气,省、地干部却没有来过。这次汽车开到我们家门口,这样大、这样多的干部来看望,确有一种光荣感,更加激励我们好好劳动锻炼,为农村多做一些事情。这次胡宏同志还把我带到沛县敬安棉花原种场参观,学习他们是怎样科学植棉夺高产的。通过学习外地经验和我们的艰苦劳动,战胜各种自然灾害,我们的棉花试验田也取得了丰收,这也算是给胡宏同志交的一份答卷吧!
文革后期,胡宏同志调盐城地委工作,铜山县的薛山同志出差到盐城看望他时,他曾问到我的一些情况,薛山同志回来就告诉了我,我心里一片感激。胡宏同志调来徐州第三天,我和厉席卿同志到中山饭店看望他时,就问我现在干什么,我说在丰县建管站当副站长,领着建筑队在外地施工。他说,不要盖房子了,还干你的老本行。他的话给了我希望和力量。
我担任地委办公室领导工作后,到省委开会,只要见到胡宏同志,他就问长问短,鼓励几句,甚感亲切。有时到他家里去,他热情接待,谈天说地,非常愉快,还要华生同志找点书籍或食品之类的东西送我。1981年7月,省委召开各地市委秘书长会议,胡宏同志见到我就问:徐州的夏季产量如何?我说可超过30亿,他很高兴。又问秋苗生长如何,雨量怎样?我说,现在看,风调雨顺,丰收在望。他说,好啊!他在作会议总结时,强调办公室要培养点接班人,起草文件、报告,没有经验丰富的人很难。光有文化水平不行,还要有实际能力。在实践中锻炼培养,效果也是很好的。在你们秘书长中,有的人只有初中文化程度,经过不断的学习提高,写的也不错嘛!虽然没有说名字,我心里觉得是指我,因为他过去这样表扬过我。“人贵有自知之明”,就我这点水平,也没有什么可以骄傲的,不继续学习提高也会被时代淘汰的。
1997年6月,胡宏同志和华生同志来徐州,故地重游,在中山饭店,分别与原地委的领导同志和在他身边工作的同志(包括秘书、警卫、司机、医生)聚会,回首往事,畅叙友情,并与大家合影留念。我和左端美、朱莘生同志还陪他们到原地委的老点――铜山县大庙镇看了看。胡宏同志深感徐州的巨大变化,非常高兴。我们也为这次机会难得的相聚,留下了美好的记忆。(周嵩山)

 


胡宏同志个人照


1953年,胡宏同志被中共江苏省委任命为徐州地委书记


1953年,中共江苏省委开具给中共徐州地委的胡宏同志党员关系介绍信


1953年,胡宏签署的任职文件


胡宏同志在徐州工作期间形成的档案

【打印】     【返回顶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