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档案文化 - 中国共产党在徐州
Archives Culture
中国共产党在徐州

共结同心赴国难 天地能知忠烈心


发布时间:
2014-06-06 浏览(1447 字体:[ ]


共结同心赴国难  天地能知忠烈心

——记革命伴侣吴亚鲁烈士和苏同仁烈士

他,温文尔雅,出身旧知识分子家庭,南京地区社会主义青年团组织的筹建者,通海地区革命活动的启蒙者,徐海地区党团组织的创建者。

她,端庄秀丽,出身名门望族,徐海地区第一个女共产党员,江苏睢宁中共党组织主要创建人之一。

他和她相携参与了省港大罢工、北伐战争、“八一”南昌起义、广州起义、“一·二八”抗战,而其中任一起重大革命历史事件的见证都足以彪炳青史,令后世景仰。

他们,就是为中国革命作出巨大贡献乃至献出生命的革命伴侣——吴亚鲁烈士(1898-1939)和苏同仁烈士(1905-1943)。

革命为媒  共结连理

1923年的徐州上空,阴霾笼罩,在军阀的血腥镇压下,徐州铁路工人运动遭受严重破坏,转入低潮,而地方上的革命活动则是一片空白。在校期间就已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吴亚鲁,曾在南京、如皋等地积极从事革命活动,富有组织经验且颇有影响力,因此刚从南京高等师范教育专修科毕业,8月即被党派来徐州,筹建地方的团和党的组织。

在吴亚鲁看来,徐州的境况显然更为棘手,“农工的生活是很苦的,教育界是沉闷而幽暗的,政治上是武人独霸的”,“俗尚强悍,民性较南方为残酷,每遇斗殴,死而勿却;剥皮惨形,亦有所闻”。怀着迫切改变的渴望,吴亚鲁以省立第三女子师范学校教员的身份,开始了新的“拓荒“征程。据原全国政协文史专员陈子坚回忆,吴亚鲁“生活朴素,穿一件布的长袍,对人谦恭有礼,平易近人,谈话有条理,能解决问题,使人和他见一次面后还愿与他再见面”。或许正是这种具有亲和力的魅力,加上其本人的积极努力,一大批进步青年走上了革命道路,其中大部分人成长为党的骨干(如宿县党组织的创建人之一朱务平和泗县党组织的创建人王子玉)。而其中最为特殊的一位进步青年就是吴亚鲁以后的革命伴侣——苏同仁。

苏同仁,字甦生,宿城区南蔡乡苏腰庄人。苏氏为宿南望族,书香世家。其父苏墨林系县立艺徒学校校长,思想开明,主张社会革新,提倡平民教育,并锐意培养子女,对苏同仁影响较深。 “五四”后,苏同仁的视野更加开阔,开始把个人命运与国家前途结合在一起。她从当时进步报刊中汲取精神力量,在卧室内大胆地挂起列宁的画像,往日“文静温顺、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已然变成振翅欲飞的雏鹰。1921年春,苏同仁考入江苏省立第三女子师范学校,就是在这里,她遇到了革命的引路人和生命中的另一半——吴亚鲁。

时至如今,后人已经很难在有限的枯燥的史料中获知两人相识相知相恋的过程,但字里行间仍可揣意出无尽的遐想。一个,儒雅谦恭,循循善诱,教学有方,结合社会实际,深入浅出地向学生宣传反帝反封建和妇女解放新思想,犹如一股清泉,滋润着包括苏同仁在内的学生们的心田;一个,青春朝气,多才多艺,思想敏锐,曾发起并组织学生排演《棠棣之花》、《珊瑚》、《婴儿之死》等进步戏剧,引来许多同学自觉地团结在她周围,自然也吸引了他的目光。苏同仁把吴亚鲁视为良师益友,如饥似渴地阅读从他那里借到的《新青年》、《向导》等进步书刊,而吴亚鲁发现苏同仁有觉悟、有魄力、有威信、有组织活动能力,且富于正义感和叛逆性,遂发展她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并成为徐州首批中共党员。

1926年,随着感情发展的日臻成熟,这对情投意合、有着远大抱负和志向的同志和爱人,于南京结成了一生的革命伴侣。

并肩战斗  共赴国难

 

在这对革命伴侣短暂的生命交集中,岁月的峥嵘与人生的精彩交相辉映,每一次艰苦中带着甜蜜的并肩战斗,无形中总与历史紧密相联,于无声处掀起了历史的阵阵波澜。

在他们的相识地——徐州,吴亚鲁广泛开展学生工作,发动组织了“徐州青年互助社”,宣传引导阅读《中国青年》、《向导》和马克思主义方面的书籍,推动学生进行罢课斗争、“驱钱(三女师校长钱韵荷)学潮”,争取自身合法权益。作为吴亚鲁的坚定支持者和追随者,每次活动都活跃着苏同仁的身影。1924年6月1日,吴亚鲁召集包括苏同仁在内的12位已发展的社会主义青年团团员,于户部山戏马台阅览室召开了徐州社会主义青年团成立大会。在《徐州社会主义青年团代表吴肃(即吴亚鲁)等向Sy中央执行委员会的报告》中,吴亚鲁就这一重大事件作了详细汇报。名录上赫然列着两人的姓名,清晰地见证了二人共同的革命印迹。

1925年6月,中共徐州支部宣告成立。苏同仁则由团员转为党员。之后,受党的派遣,赴江苏睢宁以睢宁女子小学教员的身份,像她崇拜的吴先生一样开始播撒革命的“火种”,创建了睢宁县第一个党支部。

1926年4月,共青团南京地委领导机构进行部分调整,按照党的指示,吴亚鲁和苏同仁分别被派往南京,一个任中共南京地委宣传委员,一个负责地委女委员会工作,二人再次相遇,这一次,这对革命伴侣再也不愿意分开了。婚后,他们双双由组织分配去广州,并肩战斗,相继参加了北伐战争、“八一”南昌起义、广州起义。1932年初,又奉派到上海,共同参加“一二八”抗战及组织赤色工会工作。革命一路,硝烟一路,在那个关乎国家和民族生死存亡的特殊时期,这对革命伴侣想来并无什么花前月下,有的可能只是于战火纷飞后幸存的相互拥抱,能活着、在一起,比起其他战友,已是奢侈的幸福。正是这种幸福,这段在后人眼里的峥嵘岁月成了他们一生中最值得记忆和珍藏的流金岁月。

同酬壮志  以身殉国

分别的时刻终于来临。

1933年夏,因叛徒告密,吴亚鲁在上海法租界再次被捕,这已是他第三次被捕,这一次,直到1936年冬才出狱。1938年,吴亚鲁与党接上组织关系后,由八路军驻湘办事处派往新四军平江嘉义留守处工作,任秘书主任。此时的他早已身患肺病、哮喘等多种严重疾病多年,仍夜以继日地工作。1939年6月12日,国民党第二十七集团军根据蒋介石的密令,派兵包围了留守通讯处,制造了震惊全国的平江惨案。他们先将涂正坤(新四军参议,湘鄂赣特委书记)骗出杀害后,又来特委办事处找负责人,时任秘书主任的吴亚鲁已知凶多吉少,为了掩护其他同志,大声说:“我就是负责人!有事找我!”挺身而出,临难不苟,在身中枪弹时,仍高呼口号,至声喑气绝,壮烈牺牲,实践了他“信仰马列,以身许国,为国为民,何惜头颅”的誓言,时年41岁。

苏同仁,于史料中更了无细节,只留给后人一段枯燥的史实:1934年受党中央派遣赴苏联学习,后出任第三国际联络员,并代表中国妇女出席在欧洲举行的“三八”国际妇女节大会。1937年回国,担任反间谍工作,1939年受中央派遣与陈潭秋、毛泽民、林基路同志赴新疆工作。她经常往返新疆和陕北进行联络工作,后因叛徒告密,不幸被国民党特务逮捕,关押在陕南监狱,受尽折磨。同仁坚贞不屈,表现出共产党员人的革命气节。1943年在狱中病故(一说在新疆与陈潭秋、毛泽民等同志一起被盛世才杀害),时年38岁。

遍寻史料,在吴亚鲁出狱后直至牺牲与苏同仁在国内活动的时间交集中,夫妻二人是否曾有会面不得而知。能够得知的是,吴亚鲁第三次入狱时,苏同仁在上海生了一个女儿,吴亚鲁给初生的女儿取名为“阿难”(后改为阿南),以示纪念国难当头,自己又囹圄蒙难。阿难一岁时,即被送回老家,由姨妈照管。成年后的吴阿南回忆说,父母很早就投身革命,自打记事起就没有和父母相处过。直到1948年,吴阿南被一个地下工作者带到安徽洪泽湖地区,即当时的解放区,才知道父母牺牲的事实。关于父母的事迹,她和别人一样都是通过翻阅历史资料和照片,以及从他们战友的描述中得来的。

历史的硝烟已随斯人远逝,而青春的记忆却于不经意间永久镌刻于共和国的丰碑之上。2012年4月,79岁高龄的吴阿南祭拜了父亲的陵墓,又专程赴睢宁祭拜了母亲的雕像,当她追循着“同仁桥”、“同仁亭”、“同仁广场”而去,是否已然看到父母亲——当年为国家民族抛头颅洒热血的革命伴侣,相携含笑,等着拥抱他们再也不会“阿难”的女儿……(徐州市档案局   刘亚青)

 



吴亚鲁照

苏同仁照



徐州SY书记吴肃致SY中央诸同志的信——报告徐州概况及要求派干部协助工作(复印件,原件在江苏省档案馆)

【打印】     【返回顶部】     【关闭】